9年过去,周深在那英那受的气,刀郎全帮他出了!网友:刀郎哪会骂人?

近日,消失了十多年的刀郎又出新歌了。凭借一首《罗刹海市》大杀四方,短短几天,点击量已经突破了10亿。看着刀郎再次出山的“

近日,消失了十多年的刀郎又出新歌了。凭借一首《罗刹海市》大杀四方,短短几天,点击量已经突破了10亿。

看着刀郎再次出山的“扬眉吐气”,因为歌词的精妙,歌曲到底有没有影射其他歌手,成为一个颇具争议的话题。

看着曾经占据娱乐圈半壁江山的“四大金刚”的评论区沦陷,网友也不自觉地为周深深深地舒了一口气,

并纷纷暗叹:9年过去,周深在那英那受的气,这一次,全都由刀郎帮他出了。

吃了这么多天瓜,恶补了这么多关于蒲松龄版《罗刹海市》相关知识和背景,想必大家对刀郎和那英、汪峰、杨坤、高晓松之间的恩怨也有所了解。

因为几个人的齐心协力,终于将当时唱片卖断的草根歌手刀郎挤出音乐圈。

从此,又鸟是又鸟,马户是马户,除了刀郎,每个人的日子,都依然风平浪静的过着。

那么,从来没有登上过《好声音》舞台的刀郎,又怎么会与这几位导师有瓜葛呢?

简单来说,就是看不惯。

那英说:谁是听刀郎的人?都是农民。

除了唱片销量,他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?我坚决反对刀郎作为讨论对象,他没有审美。

汪峰说:刀郎的音乐一旦被点燃,就会拉低整个音乐节的水平刀郎现象是流行音乐悲哀的表现。

杨坤说:他有音乐吗?他那是怀旧。

他唱的那些老歌,我唱也不比他差,刀郎的走红,就是中国音乐的倒退!

高晓松说:我会把刀郎的专辑,扔进垃圾桶里。

通过采访言论基本可以断定,刀郎的音乐,与这些学院派混迹主流音乐圈的他们的信仰是背道而驰的。

他们打心底里,瞧不上刀郎的音乐。哪怕,他们的销量都不如刀郎。

在内娱的一致对刀郎中,只有香港的谭咏麟和刘德华对刀郎的音乐和这个人做了肯定,并邀请他一起去唱歌。

那时,台湾的音乐教父罗大佑曾评价刀郎说:刀郎是天生的歌唱家。歌唱如说。

就这样,乐坛上对刀郎的评价,产生了两个极端,赞赏的人夸他珍贵如珠,诋毁的人骂他一文不值。

最后,自认为是音乐苦行僧的刀郎选择了隐退,这一退就是十年。

期间,他再婚,过着自己简单“起、念、禅”的小日子。

躲开了镜头和舆论,他的生活十分松弛且随意,唯有对待音乐,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专业、执拗。

有人说,我们都以为低头走了的刀郎认了,谁知道他是弯腰在捡砖头呢?

这一曲,唱出了十年恶气,也唱出了云里雾里。

有人说,刀郎就是借用蒲松龄的《罗刹海市》唱了一首歌,但更多的人愿意相信这兼具直白和含蓄的词风意有所指。

也因为刀郎的一朝翻红,让周深再次走入观众的视线。

2014年,周深第一次走上《好声音》的舞台。

那时的周深,不涂脂抹粉,也没有奶声奶气,在没有滤镜的加持下,俨然一个青涩的毛头小伙。

但在那时,他的声音就是天籁,也因为这种难得,当时盲选的几位导师都按了转椅。

在那英的一句“只要你来我的站队 ”,周深毫不犹豫选择了那英。

在总决赛中,也随着那英的一句:“对不起,周深,我喜欢李维。”

周深成了好声音史上最大的遗珠,虽然痛别舞台,但它依然晶莹剔透。

那年“萝莉音”周深的惨遭淘汰,成了很多网友的意难平。

周深的翻身,则得感谢两个人,一个是晓东,一个是晓松。所不同的是晓东姓陈 ,晓松姓高。

因为那英的放手,就有了陈晓东的挽救,他直言:如果第一次我就在,我不会淘汰周深。

有了生还机会的周深,凭借实力再次证明“我可以有自己的舞台。”

2015年,周深迎来他生命中的大贵人“高晓松”。

因为一首《欢颜》,以为歌手是个女孩子的高晓松就想要见一见,当那英把周深引荐给他时,他被这个男孩子给惊艳到了。并决定把《大鱼》给周深来唱。

用高晓松的话说,自己冲动的时刻并不多,一生只有三次,其中一次,就把自掏腰包投资的《大鱼》给了名不见经传的周深。

另外两次则是二十年前帮的对象小柯和朴树。

说到选择周深的原因,高晓松的回答也十分出人意料,他没有肯定周深的唱功,他说:因为喜欢,人好。

据不完全估算,当年电影《大鱼海棠》的五亿多票房中,有三亿是周深的歌曲赚来的。

此后的周深,人生像开了挂,他时常登上春晚舞台。

他纵横于综艺节目,他的粉丝越来越多,他在圈内的人缘,也很不错。他的歌,总能给人带来惊艳。

一次与钢琴家朗朗的对话中,周深还是没忍住哭了。他回想起自己参加《好声音》的最初,尽管导师们都被他的声音震撼,但还是对他的外形表示了无奈,据说,他长得不符合主流审美。

作为一个参赛的“学生”,“台上老师”的这种评价,相当于给一个歌手判了死刑。

回忆起过往,周深的眼中依然难掩透着晶莹光泽的委屈。

但好在,如今的周深,已经坚挺又独立,他一直在乐坛上发着光,持久且用力。

再听刀郎的这首《罗刹海市》,很多支持者认为:刀郎终于用他的血气刚方,一雪前耻。这十年的忍耐,值得。

可,人的一生又有多少个十年能供如此挥霍?何况是最青春的时刻呢?

听着这首歌,很多人又说:“9年了,周深在那英那受的气,这一次,刀郎全帮他出了!”

你认同这种说法吗?

最后的最后,火鱼想提醒大家:别再说刀郎借这首《罗刹海市》骂人了,他只是唱了一首歌。

大家回想一下当年被恶心成那样,都不还嘴的刀郎,再看看如今慈眉善目成这样的刀郎,像个会骂人的人吗?

他不会,是吧?他一定不会!对吧?

TAG:那英,谭咏麟,罗刹,音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